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动漫
少儿
漫画
萌系
热血

动漫

当前位置: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 动漫 >

动漫寒冬拼内功「赞基金」的投资新逻辑

编辑:卢本伟2019/01/10 20:38

  五位合伙人都很有来头,数老谢身上标签最多。谢坤泽,动漫圈儿基本都知道他,早鸟投资创始合伙人,奥飞上市时的核心高管,操盘了十多年动漫的品牌运营。2013年,老谢离开奥飞北上做文化投资,问郑亚旗,“兄弟,哪儿的办公室好啊?”郑亚旗推荐了自己公司所在的三里屯SOHO,没过几天老谢就入住了郑亚旗公司的楼下。彼时文娱行业投资机构并不多,早鸟投资聚焦轮,几年下来投了近30家公司,比如禾浩文化、左袋创意、天雷动漫等儿童向内容公司,也有几个产业链上下游的优质标的公司如已经在港股主板上市的育儿网等。

  创业拿投资是个双向选择的,不过目的也无非就三种情况,为了钱,为了资源,为了钱和资源,一般能实现灵魂上的一拍即合的都是这三种。创业辛苦,文化内容公司更甚,碰到真正懂你的投资人不容易。尤其是产业相对稚嫩、变现尚需探索的国产动漫行业,估值最高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平台跑马圈地的战略投资也不一定适合公司的未来发展。找投资人和找伴侣一样,能有懂行业的投资人在轮提供商业逻辑和正规管理经验的,在企业发展到中期共同探讨如何推进行业和公司实现商业化长期发展,是一个需要耐心、情怀和信任的事儿。

  原标题:动漫寒冬拼内功,「赞基金」的投资新逻辑 作者/丸酱 2019年伊始,政策陆续落定,文娱行业趋

  2018年12月21日,「赞」文娱产业投资基金(简称「赞基金」)正式亮相,五位创始合伙人樊海东、谢坤泽、段斌、高岩、郑亚旗面对发起人此前已参与投资的近60家企业宣布联盟关系,探讨后续如何更好的合作,实现垂直产业生态资源体系的合作与协同。

  目前赞基金已经开业,不少动漫公司新一轮BP也陆续送到了五位大佬手里。接下来他们会一方面整合被投公司,从中选择前期参与过的优质标的跟进下一轮跟投;另一方面筛选新的外部项目,完善「赞基金」的生态体系。

  投动漫这几年,老谢总是碰到同样看动漫赛道的乐游资本合伙人段斌,一来二去的老谢和老段就相熟了,总在一起交流些投资,差点就一起投了项目。老谢聚焦在亲子动漫领域布局,老段聚焦二次元领域更多,老段也投了30来个标的,比如鲜漫文化,声影动漫,ASK动画,萌奇文化啥的,顺着产业链没少布局。

  在文娱、动漫行业里历练了十几二十年,一从从业者到投资人,五位合伙人在陪着行业成长的同时也总结了维系企业运作的四字箴言——情理法利,用感情为基础坦诚沟通,做事儿讲道理,看行业讲逻辑,持续合作讲利益。他们希望基于此把被投公司攒在一起,实现行业聚合,充分利用各自手中的优势资源,在公司发展中一趱行,促进被投公司抓住好机会,实现业务放大的可能性。

  同时,掌握头部儿童内容IP的郑亚旗可以更的到下一阶段的产业趋势,比如2017年的知识付费、2018年的线验,这些风口到来之前都有很多公司找到郑亚旗,希望拿IP授权。虽然不是每个趋势都会大爆发,但现在想来也错失了不少投资机会。除了自带IP和产业信源,郑亚旗未来也会通过以往的合作筛选出能力强、靠谱的公司作为「赞基金」未来的投资标的。

  老段给高岩贴的价值分工标签是“跨行业的拓展性”,涉足了多个行业的高岩也着实能带来跨行业的硬核经验和资源,比如他参与的聚集50多家国内外文旅公司的东方文旅联盟,正适合这两年狂奔线下的文娱产业实现项目落地。

  后来老谢觉得项目也投了不少,老在做“”,就是经常陪创业团队吃饭、喝茶、喝咖啡,一起交流未来如何发展的事情,为了可以加深与优质动漫企业及被投公司的合作绑定,于是下海创业做了光云动漫公司,并陆续接了《捉妖记2》、《驯龙高手》、《巨怪猎人》、《3 Below》等一众国内外的3D动画制作与特效服务委托,最近在做和皮皮鲁总动员、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的52集动画番剧《舒克和贝塔》,并正在参与《魔象传说》、《精灵闺蜜》、《晴空小侍郎》、《旗旗号巡洋舰》等影视动漫作品的制作或出品。动漫行业从业近二十年的老谢也在用自己积累的经验授业,还兼任了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客座教授、研究生导师。探讨「赞基金」合伙人的价值分工,老谢毫无疑问代表着基金在动漫行业的专业性。

  二、全力支持——企业初创用自己的资源支持公司发展,遇到问题背后所有资源去解决,特别是遇到关键障碍和问题的时候,不会发生致命性的危机。

  老谢攒了「赞基金」的局,用几位创始合伙人的话说:“我们都认可老谢,合作得很自然。”

  做基金,在外无非就是“募投管退”四件事,他们五个拎得清清楚楚。对于基金的内部管理,这五位在合伙之初就确定了他们的行为准则,打印出来特有仪式感坐在一起签了字,人手一份,还有公开的扫描版。作为「赞基金」五位创始人的合作基础,“合伙人共识”的五条内容值得每一个合伙创业的人参考:

  行业变化的太快了,老段甚至半开玩笑的感慨,“我很庆幸前几年他们选择了拿我们的投资,要不我们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跟得上行业发展的步伐。”国产动漫行业用2-3年的时间经历了美日等发达市场差不多10年的进程,渠道从传统出版跃迁到互联网平台再发展到移动物联网的小屏幕,内容越来越精品化,用户付费习惯也在慢慢得到培养,接下来的趋势将是打通IP全产业链,实现动漫+影视+游戏+文旅+消费的联动和变现。

  这支以文娱作为行业定位、首期重点关注动漫赛道的「赞基金」取名就带着点中二气质,很自然的给人种亲近感。基金LOGO取繁体「讃」,据合伙人介绍,右上方两个「先」字代表LP和被投企业,「貝」字代表价值,「言」字代表声誉,「赞基金」要先为LP和被投企业创造价值和利益,进而获得自身良好的市场声誉;同时,以好的声誉和品牌为LP和被投企业创造持续的、更大的价值。一个「讃」字代表了赞基金的核心价值观又自带了一点商人的逻辑和成熟。

  经过2-3年发展,好多项目势头还不错,突破了A轮。其中投的唯一儿童项目企鹅童话2年下来估值翻了50倍。老段觉得动漫行业前景靠谱,正好乐游资本之前的基金投资完毕,老谢参与创立的早鸟基金也是进入投后退出阶段,老段和老谢商量一下,就兄弟联盟一起入伙了「赞基金」,价值分工标签是对二次元产业链的专业性。

  无论是资本寒冬还是行业寒冬,经历了2018,真正做事儿的动漫公司将在新的一年低调趱行。同样紧跟变化快跑的还有产业投资人们。

  皮皮鲁总动员的《舒克和贝塔》是最先进入「赞基金」生态进行产业链尝试的头部IP,目前他们的动画番剧由老谢的动画公司光云动漫制作。《皮皮鲁总动员》系列漫画图书由老段投资的鱼肚白绘制。老段投资的萌奇文化和皮皮鲁公司也有衍生品开发合作。与高岩参与的东方文旅联盟的“动漫+文旅”也正在推进合作中。

  动漫行业里,早期公司的创始人偏作者思维居多,更多是考虑内容怎么做,故事怎么讲,人物怎么画,对商业的理解更单纯。于是投资人们也承担起了为创业者扫盲的工作,跟创业者讲资本是怎么回事,行业未来会怎么样,共同探讨后续公司的发展愿景,也会在实操过程中发现公司业务、流程、管理等方面的不规范,帮忙优化。而随着被投公司发展到下一个阶段,如何才能进一步帮助被投公司发展,生态协同解决了高岩的这个困惑。资本对行业有催化作用,在行业不规范、需要输血的阶段为行业提供支持,在行业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的时候介入整合,打破原有的规则创造新的规则,对行业和创新的推动更大。

  当然对于「赞基金」来说,最重要的是协调已有的产业链布局,形成规模化的生态,进而产生好的收益和行业影响力。完整的生态可以为被投公司提供更好的与平台、头部企业合作谈判的筹码,创造好的发展机会。同时通过整合细分领域的优势公司,集中资源形成领军企业,为后续的合理退出和基金流动提供。

  基于关系,「赞基金」愿意为被投企业提供信任背书。制作委员会制度在国内难以实现的最大问题是公司之间信任成本太高。没有完全的信任,就无法投入真正的资源,互相有保留的情况下项目就无法顺利推进。以资本为纽带,可以更透明的了解大家的真实投入,并根据需求为好项目匹配资源,才能真正做成事儿。

  五位创始合伙人“攒”在一起之后,他们也想把已经之前已经投资的近60个标的“攒”在一起。第一步想做的,是协助产业链上下游建立联系。文化产业的创业者,大多拥有创意并着重于内容生产,在商人逻辑和企业经营方面普遍有待补强。单打独斗还要做全产业链的时间点已经过去,由从0到1的基础内容,变为由1到3甚至更多的衍生助力,必然需要进入产业生态寻找优质合作伙伴一同协力完成。

  合伙人中有一位是提到的在老谢楼上办公的皮皮鲁总动员CEO郑亚旗,作为在童话世界长大的“童话大王”郑渊洁之子,郑亚旗把老郑700多个儿童IP运营得风生水起,几年下来盈利翻了20多倍。作为行业深度从业者,随着业务扩张郑亚旗发现上下游生态圈有业务合作的伙伴们多数都在老谢和老段的投资范围,为了让皮皮鲁总动员的IP生态磨合更顺畅有效,他加入「赞基金」做了他们的合伙人,一起把握动漫行业未来的机会与趋势。

  「赞基金」一期募资2亿人民币,基金存续期3+2+2年,投资方向聚焦在动漫产业链,投资标的公司/内容项目参半,其中公司标的倾向于A轮及以后的项目。「赞基金」希望利用动漫这一优势资源,在寒冬中拿最好的子弹打响第一枪,并以IP为引在文娱产业的内生系统和外部衍生中延伸。

  文创班读完,海东决定选择文娱行业作为40岁之后更重要的事业,也期待有好的机会参与更多的项目,就跟老谢一起来搞基金了。多年投行经历积累的经验弥补了几位合伙人在与、行业协会、母基金、监管等方面的短板,顺利成章地成为了「赞基金」的管理合伙人。

  2019年伊始,政策陆续落定,文娱行业趋势向好,行业进行过渡期的优化,首先体现在资本层面。经过3-5年的发展,文娱行业、特别是关注动漫赛道的基金当期多数已投资完毕,进入下一期募资阶段,和动漫行业一样,他们率先开始寻求整合与协同,希望形成紧密联盟的合作关系,为拟投资与之前已投资的项目企业与投资人,争取更好的发展与回报。

  在这样的背景下,产业投资显然也在发生变化,一方面涌入行业的新团队数量减少,轮投资短期内不具备太多机会;另一方面前几年的大量动漫标的经过几年的发展开始从早期项目向中后期项目过渡。用估值定义价值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五年,要通过真正创造价值来评定公司的被认可程度。这些趋势从「赞基金」的内生体系中就可见一斑,行业整合已经在发生,陪伴了创业公司早期的投资人们也在不断打磨自己对行业的判断,他们希望可以基于生态主动参与一些被投项目的发展,与轮投资从0开始最大的不同,是现在目标性会更清晰。通过选择优秀公司树立标杆,打造模版,未来3-5年有机会推进格局更大的公司进入二级市场。

  五条共识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是维持「赞基金」顺利运转的基本准则,同时也会随着基金的发展,向更加积极有利的方向调整。

  

动漫

  2015年是国内二次元项目投资的高峰期,一直在做投资的老谢和老段当时的投资逻辑也很简单。公司初期没有财报没有数据,说到底就是看看人,或者看看剧本人设样片有特点有辨识度有亮点,再加上估值比较合理,基本就投了。而随着行业的发展,中后期项目的判断将更侧重内容品质和商业模式,同时考虑已有的内生体系,完善生态布局。

  五、管理风险——金融行业本质上就是在经营风险,虽然外部监管严格,空间不多,但也依然会发现判断项目失误的风险、日常操作过程中的风险、信息披露层面的风险、退出环节的风险等。把每个环节的风险控制好,不是不允许风险发生,而是要将风险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这样企业才能更长远的推进。

  被四位推举为管理合伙人的樊海东,作为国内首批保荐代表人,拥有18年的投行、投资从业经历,他从中信证券到中泰证券,先后参与了总金额超600亿元的境内外上市、融资并购交易。海东并不像那几位一样投过很多文娱案子,硬要举例的话,2018年他投了部电影,叫《我不是药神》,票房31亿元。他跟老谢是长江商学院EMBA文创班的同学,还是一起拿最佳学习的学霸。

  一直作为从业者的郑亚旗相信现在是很好的投资机会,也是真正能做出好内容最好的时候。以前这个行业投机赚快钱太容易了,大家反而不会踏踏实实做好内容,未来几年从业者和消费者都会更。从初级阶段的手工作坊,到从创意到技术的工业化制作流程和产业链体系,行业未来发展空间会很大。目前国产动漫行业格局还比较分散,并没有形成类似互联网行业BAT的头部化状态,也没有出现类似迪士尼一样在内容业务收入、资产规模达到巨头级别的公司,抓住从分散到聚合的过程,投资红利依然在。

  从长期来讲,这并不是坏事儿,最重要的是看清这个时代需要什么,屏幕越来越多,闲余时间越来越多,Z世代人群成为主力消费群体,需要好的内容满足需求,也愿意为优质内容买单。近几年不管是宏观文化产业,还是动漫二次元需求都有增无减。2018年10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7年全国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及其所占P比重数据。经核算,2017年全国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为34722亿元,占P的比重为4.2%,比上年提高0.06个百分点,继续向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迈进。 2017年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保持平稳快速增⻓,占P比重稳步上升,但与全球主要经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 也有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的核心二次元用户已从 2014 年的 4984 万上升至 2017年的逾 8000 万,泛二次元用户从 2013年的 8100 万上升至 2017 年的 3.1 亿。2018 年中国动漫市场规模达 到1700 亿元,未来 5 年内有望达到 6000 亿元。 从这个意义上讲,政策是短时性的,把握住深层需求,做好内功,寒冬过后就可以迎来春天。

  四、珍视声誉——「讃」的言代表的就是声誉,品牌是金融机构立足市场和长远发展最主要、最本质的东西。做事情真实去做,在各种场合共同机构的声誉,这是合伙人对外的最基本要求。

  三、积极作为——这是效率层面的事情,大家都有不同的事情在做,效率就显得尤其重要。如果没有效率的话,质量和效果都会受到影响。

  

动漫

  以上三位合伙人都是跟着动漫行业发展一过来的,接下来的两位合伙人为「赞基金」带来了跨行业的优势资源。

  深耕二级市场的海东对政策和监管更敏锐,许多行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类似监管风暴的阶段,经历一段时间的整顿才能正常发展的轨道。现阶段做投资越来越难了,2000年前后靠胆量生长的中国VC和PE,在过去的三到五年已经慢慢在发生变化,在竞争激烈的行业生态下,投资越来越专业化,长久存续的投资机构需要在产业、价值评估和基金行业规范性方面有深度理解。

  

动漫

  以老谢为纽带成功牵线形成五个兄弟的合作联盟关系,几位大佬组成了一个价值分工鲜明又互补的“团伙儿”,并于2018年12月正式启动「赞基金」。

  个人投资人高岩,有十余年国企投融资部从业经验,主要通过资源优化降低企业财务成本,一年给国企省十几亿的费用,说起来就蛮有成就感。2011年开始做投资,七八年来投了不少影视、体育、VR、医疗等各种领域的项目。后来,高岩发现自己骨子里是一个有文艺小情怀的人,便入了文娱行业,希望找个业内大咖指点一下少走一些弯。巧合在广州某酒店偶遇彼时在奥飞做高管的老谢,老谢后离场,高岩追了他200多米想跟他结识,一个小台阶没看好,还差点崴了脚,再后来就一追到了「赞基金」。